扫描二维码-访问手机版
   
 手机版网址 https://m.kq133.com/F3

沦陷!一个医院院长的“独立王国”

2019-03-25   作者:撰文 / 杨鑫宇 编辑 / 苍 南    来源: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   访问量:30    在线投稿
【导读】目前,国家正在从三个方面严打医疗人员的腐败,通过高压严惩震慑让他们不敢腐,通过医疗体制改革让他们不能腐,通过医务人员的薪酬改革让他们不想腐。我们期待这些努力,能够让医疗机构回归初心,不再“高危”。



3月20日,据《法制日报》报道,日前,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原院长杨银学受贿案一审宣判,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杨银学有期徒刑14年,并处罚金240万元;对杨银学受贿所得赃款赃物予以追缴、没收,上缴国库。


经法院审理查明,2003年至2017年期间,被告人杨银学利用担任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副院长、宁夏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、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院长(副厅级)的职务便利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2127万余元、美元52万元、港币10万元,为他人谋取利益。


在《法制日报》的报道之中,记者将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形容为杨银学的“独立王国”,指出杨银学一度使总医院游离于宁夏医科大学的监管之外,“如果他不点头,谁都别想插手”。




一家归属于高校的公立医院,竟然成了院长个人的“独立王国”,这起腐败案件的恶劣程度,无疑相当之高。作为医院的院长,杨银学曾经也是治病救人的“白衣天使”,但是,权力与金钱的腐蚀,却让他日益膨胀,成了黑金领域的“国王”。本应救死扶伤,崇高圣洁的医疗机构,却成了腐败盛行的藏污纳垢之地,令人心痛,更令人愤怒。然而,纵观以往的反腐新闻,不难发现,医疗腐败问题的严重性与复杂性,也远比一般人想象的更加强烈。


2018年7月,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一审宣判——他受贿金额超1亿,*终被判无期徒刑。十八大后,云南省有5位省级高官落马,分别是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、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、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、云南省委原副书记仇和以及云南省委原秘书长曹建方。相比之下,沈培平和仇和的受贿金额分别是1615万和2433.98万。


与王天朝同样被冠以“十八大以后不收敛、不收手”的院长还有广东省中山博爱医院原院长王莹。官方通报称:王莹“身为党员领导干部,理想信念丧失,宗旨意识泯灭,政治上蜕变,经济上贪婪,生活上放纵,目无党纪国法”、“人前攀附领导、巴结奉迎不知耻,人后穷奢极侈、放纵糜烂不检点”、“利用职权帮助自己的公司承接与博爱医院有关的业务,把国有资金和财产当成个人肥油满溢的‘钱袋子’”、“在医院工程项目建设、后勤服务承包、医疗设备和药品采购过程中,甘愿被社会老板收买役使,披着医者仁心的外衣收着黑心回扣,搞权钱交易和利益输送”等。


2015年2月,新华社专门报道了2015年一年之内,安徽省16家公立医院院长先后落马的“盛况”,尖锐地指出了各种“潜规则”在医院内部大行其道的情况。据报道,院长们主要通过三个环节“以权换钱”:


其一,是药品采购环节。药企为了能让医院多采购自己的药品或维持药品集中供应的优势,或在临床使用数量上压过对手,就要给予医院相关负责人及院长回扣。多家院长“欣然笑纳”,与药企或供应商形成高度“默契”。


其二,是医疗器材采购。企业在中标后,要想取得高额利润,还需医院优先、长期使用其医用耗材,常常行贿医院主要负责人,美其名曰“固定供销渠道”。


其三,则是基建工程。与药品器械上“细水长流”式的收受贿赂相比,院长们在医院基建工程方面的权力更大,“胃口”也更大。他们手中的权力能够帮助承建商绕开规范的招标程序,承接造价动辄成百上千万元的医院基建工程。


医院中存在的这些权力寻租空间,无疑为那些本来就心术不正的院长提供了大量腐败的机会。与此同时,大量诱惑也会起到严重的腐化心智作用,让那些本来未必想要腐败的人泥足深陷,*终走向了堕落之路。




2017年4月,根据株洲市委巡察组提供的线索,市纪委对相关问题进行初核,发现湖南省株洲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、院长周常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对其立案审查。讽刺的是,周常奇幼年家境贫寒,从小就跟随母亲打零工、摆小摊,还学着“贩货”,想尽办法挣钱。小学时卖冰棒,大学时卖香烟、电影票。同时,他憋着一股劲,勤奋好学,考上了当时的湖南医学院。曾经,在同事眼中,“他很能干,经常说‘不进则退,慢进也是退’”。


然而,这个“能干”的年轻人,在走上领导岗位后,还是在诱惑中走上了歪路。在院长任上,他开始追求奢华享乐,且在十八大后不收敛、不收手,几乎天天喝酒唱歌。更恶劣的是,在院长的岗位上,他还发现了与自己的兄长“合谋腐败”的机会。因为幼时的照顾,周常奇与五哥周常云的关系*好、*亲。所以,当周常云在株洲市人民医院承揽业务或帮他人请托事项时,周常奇一路大开绿灯。


老母亲住院时,部分下属送上红包。老母亲硬逼着他将红包一一退回,并嘱咐他好好珍惜现在的岗位,不要犯错误。但周常奇并未放在心上,在贪腐路上越走越远。“在她90大寿之际,两个儿子将面临法律严惩,会引发如何惨痛的后果,我不敢多想。”周常奇在忏悔书中写道。


事实上,周常奇的堕落之路,还不是*令人出乎意料的。2019年2月19日,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原院长易利华(正处级)涉嫌受贿罪一案,由无锡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,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尽管在外行听来,易利华的名字算不上有多响亮,但在业内人士眼中,易利华在落马之前的成就,却足以让他被称作“中国医管界英雄”。



在任期间,易利华曾获全国优秀院长、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等称号。荣获了数不清的医管大奖:2015年获国际医院管理*高奖——IHF国际大奖、2015年度健康界全国影响力十大医院院长,2009年、2013年、2017年度分别获中华医学科技奖卫生管理奖,2011年、2013年及2015年度获中国医院协会科技创新奖,2013-2016年连续四年获7项亚洲医院管理奖,2017年获亚洲医院管理特别大奖(金奖)。


这些奖项,绝不是仅靠“关系运作”就能搞到的东西,而需要非常扎实的真才实干,对易利华而言,这些都是他杰出能力的证明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医院管理专家,却仍然无法做到“出淤泥而不染”,*终在利益诱惑面前悄然迷失,偏离了人生轨道。


近几年,落马的医院院长不胜枚举,俨然成了“高危职业”。2018年6月,中共******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强公立医院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》,明确了公立医院实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,且二级及以上公立医院院长不可兼任党委书记,院长在医院党委领导下,全面负责医院医疗、教学、科研、行政管理工作。


目前,国家正在从三个方面严打医疗人员的腐败,通过高压严惩震慑让他们不敢腐,通过医疗体制改革让他们不能腐,通过医务人员的薪酬改革让他们不想腐。我们期待这些努力,能够让医疗机构回归初心,不再“高危”。


资料来源:法制日报、新华社、中国纪检监察报等


撰文 / 杨鑫宇 编辑 / 苍 南

—————— ——————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出品

2万家医院招聘,6万名医生护士求职,上康强医疗人才网 www.kq36.com


发表评论
热门评论

暂无热门评论

*新评论

暂无*新评论

    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康强药师网无关。康强药师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热门图片

本周 本月 

热门资讯

本周 本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