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描二维码-访问手机版
   
 手机版网址 http://m.kq133.com/F3

儿科停诊,原因:医生超负荷工作,全病倒了

2018-01-25      来源: 好医生   访问量:121    在线投稿
【导读】由于儿科医师持续短缺,中国许多医院被迫解散它们的儿科部门。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(PS-CMDA)统计,尽管在中国,儿童占了全部人口的20%,全国却只有68所儿童专科医院,共计25.8万个床位,这些床位只占全国所有床位的6.4%。相较儿童数额对医疗护理的巨大需求,中国儿科医疗资源实在太有限了,尤其是

 

 

1月9日,天津海河医院发布公告:因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,目前均已病倒,即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。

640.webp.jpg

微博截图


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:该通知确实属实。该院一共三名儿科医生,分别是主任王海燕、医生谢一白和刘鑫。


该院工作人员介绍,今冬感冒等儿科呼吸道疾病进入高发期后,该院儿科每位大夫每班得接诊60个以上的小患者。不幸的是,2017年12月,儿科王海燕主任查出患病需要住院治疗,不得不请假休班。儿科谢一白和刘鑫开始“两班倒”,两人都无法休假,持续加班。


而刘鑫医生还在哺乳期,本来应该每天休一小时哺乳假回家喂宝宝,因为工作太忙,她自动放弃了哺乳假,加班经常加到乳房胀硬。连续的劳累后,乳腺炎发作,持续高烧,1月7日不得不休假 。


随后倒下的是谢一白,1月8日休假,休息前因感冒发烧已带病上了两周,最近不仅自己扛不住了,女儿和先生也都病倒,女儿更是住了院。


令人欣慰的是,微博上网友们的评论很少有责怪医生的现象,而是纷纷质问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。


640.webp (1).jpg640.webp (4).jpg

微博截图


然而儿科停诊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。


2015年12月14日,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对外声明,由于急诊儿科医生人手不足,医院暂停急诊儿科服务,仅收治危重症患儿;


随后,南京一家医院曝出,因唯一的儿科医生生病,停诊数月;


2016年2月1日,由于儿科医生紧缺,广医二院暂时取消儿科急诊下夜开诊;


2月2日起,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停止晚间儿科急诊;


2月7日起,广东省水电医院停止儿科夜诊;


4月25日起,北京市海淀医院儿科因故停止后夜急诊;


看到这些,不禁让人想要发问——儿科怎么了?


中国儿科医生缺口达9万,35岁以下年轻人流失率最高

早在14年,中国医科大学盛京儿童医院许巍等撰写的文章《中国儿科医生面临危机:去留两难》中便提及过儿科医生的困境。文章中称,中国儿科医师短缺的情况不仅一直存在,并且他们的数量还在不断减少。2012年,平均每千个儿童只有0.43位儿科医师来为他们治疗,换言之,面对中国2.2亿14岁以下的儿童,儿科医师的数量居然只有9.6万。而在美国,平均每千名儿童则拥有1.46位儿科医师。与这个比例相较,中国儿科医师的短缺数至少达到了20万。


由于儿科医师持续短缺,中国许多医院被迫解散它们的儿科部门。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(PS-CMDA)统计,尽管在中国,儿童占了全部人口的20%,全国却只有68所儿童专科医院,共计25.8万个床位,这些床位只占全国所有床位的6.4%。相较儿童数额对医疗护理的巨大需求,中国儿科医疗资源实在太有限了,尤其是大城市的大型儿童医院更是供不应求。


根据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提供的数据,北京儿童医院在最繁忙的时候平均一天约接待4000名儿科门诊病人。由于儿科门诊只有40-50名医师,因此每位医师一天需接待80-100名儿童,有时候甚至高达150名。假设平均每名病人的接待时间为6分钟,那么儿科医师们在一天内几乎都没有时间可以吃饭和上厕所。


在之后的几年里,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并未得到完全的解决。根据17年6月份的《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》,全国儿科医生的总量为:135,524名。据预测,2020年,我国儿童数目将达2.92亿;若要实现“0.69名儿科医生/千名儿童”的目标,那中国儿科医生的缺口为86042名。


不仅如此,儿科医生还在不断的流失。据白皮书中统计数据,最近3年,中国儿科医师流失人数为14310人,占比10.7%。其中,35岁以下医师流失率为14.6%,占所有年龄段医师流失的55%。


与其他科室的医生相比,儿科医生的流失与短缺都算得上严重。


儿科医生短缺的现象已经引起了网络上的一些注意。在知乎上的“为什么大多数医学生不愿意做儿科医生?”问题得到了近7000关注,3百万的浏览。


640.webp (2).jpg

知乎问题截图


在问题下,网友们纷纷写下自己所知道的儿科医生们的境遇。

640.webp (3).jpg640.webp (1).jpg

知乎回答截图


不仅仅是图中的这些个例,中华医师学会儿科分会的一项调查发现,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童医生的1.68倍,但收入只占成人科医生的76%,一半都不到。这样的收入差距让一些年轻的儿科医生吐槽,有的时候同学聚会都不敢去。此前浙大儿院联合浙大医学院设立了一个“临床医学(儿科方向)”的小班,在组织招生面试时仅有10人报名,在2015级浙大医学院学生中报名率不足3%。


基层医疗的空白

在各大医院的儿科被挤爆的同时,基层诊所却并未能够执行其应有的职能。感冒,发烧等症状本可以在基层诊所便得到解决,但现在则主要是由各大三甲,专科医院承担了这部分责任。


据《看医界》文章《一场流感 再次瘫痪脆弱的中国儿科》中的观点,以公立医院占主导地位的英国为例,其80%的医疗服务是由基层全科医生提供的,而且绝大多数就是医生开的私立全科诊所。


但目前国内这一市场几乎可以说是空白的。而空白的原因并不是医生、市场不愿意去做,而是政策准入的问题。


新医改以来,中国基层医疗重回政府主导时代,原本提供性价比较高医疗服务的基层私立医疗力量却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国家对于县乡村公立医疗机构的大量投入,但投入换来的结果呢?硬件是强起来了,医生们却不愿意下沉基层,并持续出现优秀医疗人才被大医院虹吸的现象。


那么,如何才能真正破解儿科看病难问题呢?文章认为道路只有一条,就是大力培养合格的全科医生,并放开基层诊所市场,通过市场的力量合理地配置医疗资源,让全科医生和儿科医生在提供医疗服务的同时,换回合理的报酬,唯如此,儿科看病难才有解决的希望。


继《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规划纲要(2015-2020年)》提出个体诊所等其他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设置,不受规划布局限制,实行市场调节的管理方式后;近日健康中国2030规划再次明确提出了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。


不仅如此,规划还提出,鼓励医师利用业余时间、退休医师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执业或开设工作室。2017年2月,国家卫生计生委还修改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》,放开在职医生开办医疗机构的限制。


“但政策的出台和到真正落地,并能够真正按照改革的理念去实施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文章的最后这样写道。

2万家医院招聘,6万名医生护士求职,上康强医疗人才网 www.kq36.com


发表评论
热门评论

暂无热门评论

最新评论

暂无最新评论

    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康强药师网无关。康强药师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

热门图片

本周 本月 

热门资讯

本周 本月